488彩票

趙曉晨:延安,我在自然科學院讀書


——迎接建校80周年“北理故事”系列報道之一

【編者按】2018年,為搶救、挖掘寶貴的校史資料,在學校黨委領導下,黨委宣傳部牽頭組織力量,啟動校史“口述史”采集工程,并由圖書館具體實施。兩年多來,采集工程共記錄保存80位離退休教職工口述史資料15058分鐘,形成文字資料160萬字。為迎接建校80周年,黨委宣傳部、圖書館結合“口述史”采集成果,精心策劃制作,推出《北理故事》系列報道。希望廣大師生校友能從精彩的故事中汲取力量,傳承紅色基因,為建設中國特色世界一流大學而努力奮斗!

 

  2020年9月,北京理工大學將迎來80華誕。八十春秋過往,華章歲月流淌。讓我們傾聽難忘的“北理故事”,回首那奮進的足跡。

“北理故事”講述者:趙曉晨  

自然科學院校友、中國建筑學會工程師

  1939年初,抗日戰爭開始進入相持階段。同年5月,“中共中央為促進邊區工業生產的進步和保證經濟建設的成功,決定在延安創辦了自然科學研究院。”

  1940年,在抗日戰爭極為困難的時期,黨中央高瞻遠矚,為了“培養抗戰建國的技術干部和專門技術人才”,決定在延安自然科學研究院的基礎上,創建自然科學院,由毛澤東主席親筆題寫校名,并于同年5月發布招生啟事,9月正式開學。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李富春、徐特立、李強等先后擔任校長。

  作為中國共產黨創辦的第一所理工科大學,自然科學院的成立,開創了我黨領導和組織高等理工科教育的先河。在這一時期,學校共培養了李鵬、葉選平、彭士祿等500余名學員,為建設新中國輸送了一大批業務專家和領導骨干。不僅如此,自然科學院師生在極其艱苦的條件下,取得了一批科技成果,例如發明馬蘭草造紙技術、發現南泥灣、大幅提高鹽產量等,直接服務于兵工和工業生產,解決了當時抗戰和邊區建設的急需。

 

13歲,成為了自然科學院的學生

1940年,自然科學院校舍遠景

  1940年,正在延安紡織廠做工的趙曉晨。聽說了自然科學院預備班招生的消息,立刻決定去參加考試。經過考試,趙曉晨順利成為了自然科學院預備班的一員。 

  13歲的趙曉晨并不知道,參加了一次考試,成為了自然科學院預科班的學生。這個舉動,改變了他的一生。

 

  杜甫川邊的“窯洞大學”

  趙曉晨進入預備班時,自然科學院在延安剛剛成立不久,這所由中國共產黨創辦的第一所理工科大學,后來為黨領導的革命事業培育了一大批“革命通人、業務專家”,為“抗戰建國”作出了杰出貢獻,歷經80年風雨歷程,發展成為今天的北京理工大學。

  趙曉晨至今還記得當年校園的樣子:“我們校園在杜甫川的溝口,一出門就是一條小河,小河四季有水。順著杜甫川一直往里走就是光華農場。”  

  那時,趙曉晨和同學們都住在窯洞里,睡大通鋪,一個人就有48厘米的寬度,用趙曉晨的話來說,“睡這樣的鋪絕對不會駝背”。自然科學院的大學生活,每天作息都非常規律,一大早就在起床號中醒來,晚上在熄燈號中睡去,號聲嘹亮,振奮人心。

  自然科學院的學生們吃的是延安特有的小米飯,由于教室、宿舍都在半山腰,每天三頓飯,都要下山去吃。趙曉晨在同學中年紀比較小,遇上下雨天,年紀大的同學會幫他打飯上來。區別于趙曉晨在國統區時候的學習,他對自然科學院的“互助組”制度特別有感觸,同學們在學習和生活上互幫互助蔚然成風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雖然條件艱苦,但是自然科學院在教學上卻嚴謹扎實,培養人才一點也不含糊。學院的基礎課主要選用當時國內著名大學的教材,例如開明的《英文》、談明的《化學》、達夫的《物理學》和克蘭威爾的《微積分》等。從最初的預備班到后來的中學部,趙曉晨的學習一直不錯,他至今還清晰地記得當年學過的課程用的是什么課本、什么樣的講義,課堂上大家怎樣一起討論問題。

延安時期,自然科學院師生露天上課

  趙曉晨回憶,當時的學習條件很艱苦,每人一個小凳子,一塊小木板,小木板放在膝蓋上,學習的時候,就用蘸水筆在草紙上寫字。

  八十年后的今天,趙曉晨依然記得當時自己用豆漿、米湯改進草紙、制作“土墨水”的過程。在他看來,自己艱苦樸素、吃苦耐勞、勤儉節約的作風,就是在自然科學院時養成的,并且獲益終生。

  在這所延安城外,杜甫川邊的“窯洞大學”里,趙曉晨度過了自己的少年時光。

 

從延安到北京,做黨的“內行”干部

  1945年,抗日戰爭結束,伴隨著國內革命形勢的變化,趙曉晨隨著自然科學院師生,按照黨中央的部署,離開延安開始向東北轉移。后因為解放戰爭爆發,師生們只好滯留華北,先在河北張家口堅持辦學,此后又冒著戰火,輾轉到了平山、井陘。在此期間,趙曉晨見證了自然科學院到晉察冀工專,再到華北大學工學院的發展過程,親歷了學校發展歷程中最艱難的時期。趙曉晨也從一名學生成長為了學校的一名助教。

遷京辦學后,學校在東皇城根校址的校舍(原中法大學教學樓)

  1949年,趙曉晨又跟隨著這所從延安走出的學校,跟隨著黨中央,向北京進發,向新中國前進。在跟隨學校遷入北京的過程中,趙曉晨還參與了接收中法大學和國立高等工業專科學校的工作。此后不久,因組織安排,趙曉晨離開了即將在北京擴大發展的華大工學院,調任到企業部,也就是建國后的重工業部去工作。

1988年,學校正式更名為“北京理工大學”

  1952年,這所從延安走出的自然科學院,伴隨著建設新中國的火熱事業,更名為北京工業學院。1988年,學校又在改革開放的春風中更名為北京理工大學。

  “實事求是,不自以為是”,在趙曉晨看來是自然科學院最重要的傳統。  

  “我培養你們,都是博,不是專!”老院長徐特立的遠見卓識,讓趙曉晨至今仍欽佩不已。徐老那時候就曾對他們說:“已經預計到將來咱們一定掌握政權,將來你們出去肯定是在工業技術部門干活,我怎么培養你們?我不是讓你們當專家,專家是以后的事,我培養你們都是內行”。”你看結果正中下懷!”趙曉晨眼神和語氣堅定,仿佛徐老言猶在耳。

1986年9月,時任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習仲勛(中)和北京工業學院院長朱鶴孫(右),共同為在我校中心花園落成的徐特立銅像揭幕,該銅像由自然科學院校友和廣大師生共同發起倡議,經中央批準后建立

  我們的生活艱苦而又緊張,

  我們的革命熱情卻日益高漲。

  誰說我們沒有課堂?

  我們有世界上最大的課堂。

  藍天是我們的屋頂,

  高山是我們的圍墻。

  我們的信心比泰山還穩固,

  我們的意志比鋼鐵還堅強。

  為了祖國的新生,

  為了民族的解放,

  任何困難也不能把我們阻擋。

  

  ——延安時期,自然科學院師生創作的詩歌

  

  回望80載春秋,一代代北理工人傳承紅色基因,砥礪前行,矢志強國。

  面向未來,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征途上,建設中國特色世界一流大學,北理工人永遠奮斗!

 

分享到:

488彩票
  • 洛宁县| 五河县| 兴和县| 北碚区| 宜丰县| 青冈县| 柳州市| 汉寿县| 元谋县| 中阳县| 兴安盟| 抚宁县| 汉阴县| 运城市| 报价| 长白| 堆龙德庆县| 双江|